产品导航   Products
 行业新闻   Industry News
> www.3033.com >  新闻资讯
与沙特富豪王子共进午餐
时间:2017-05-26 17:01 作者:admin 点击:
与沙特富豪王子共进午餐

阿尔瓦利德(Alwaleed)王子想何时用午餐?下午6点半。在哪儿用餐呢?在他的乔治五世(George V.)酒店。他在巴黎时总住那儿吗?其实,那家酒店就是他的。

这位全球排名第五的富豪,身价估计为215亿美元,拥有各种资产。他持有花旗集团(Citigroup)和新闻集团(News Corp)大量股份,欧洲迪斯尼(EuroDisney)、金丝雀码头(Canary Wharf)、惠普(HP)、时代华纳(TimeWarner)等就更别提了。尽管他有一位祖父缔造了沙特阿拉伯,另一位则是黎巴嫩独立后的第一位总理,但阿尔瓦利德?本?塔拉尔(Alwaleed bin Talal)王子实际上还是被看作白手起家的人。他甚至曾被称为沙特的沃伦?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,主要原因是,他将从花旗集团收购的8亿美元股票,变成了价值100亿美元的股权。但这位王子不满足于拥有财富,他还深信,自己肩负着让“东西方”融合的神圣使命。我在乔治五世的大堂里等候时,王子正和他的好友??时代华纳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理查德?帕森斯(RichardParsons)和花旗集团董事长桑迪?威尔(Sandy Weill)呆在一块。然后他就去做祷告了。

当最终被带到他在大堂常去的一隅时,我才发现,与他共进午餐并非真正的两人私谈。我颇花了点时间才把他从一群助手中认出来,他留着八字胡,长着浓密的头发,身材极瘦。一个摄影师在我的领子上别了麦克风,我们的“午餐”将被录像。为了使这次多媒体经历完美,还有台电视在快速播放BBC世界新闻的录像带。

见我对人群感到吃惊的样子,王子的私人银行家麦克?詹森(Mike Jensen)开玩笑说:“别担心,不用你买单!”

“只帮三个人买单,”王子纠正道。我说过《金融时报》要请王子一顿午餐,而王子准备将他的一位助手也算上。

“给我来我的沙拉,”他告诉服务生。那是一种菜单上没有的芝麻菜加番茄沙拉。

王子今年50岁,他正在进行斋月后自愿斋戒,为期6天。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,因为他白天基本上很少进食。他曾在加州曼隆学院(Menlo College)呆过一段时间,因此他用多少掌握了一点的、语速很快的英语解释道:“过去我很胖,体重最高时,你想听磅还是公斤?有89公斤,后来减到了60公斤,www.3033.com。不吃意大利面条,不吃面包,也没有黄油,没有肉,完全戒掉这些东西。我每天只吃一顿。”

这一饮食方式他已坚持15年,但“一天一餐”并不意味着,除了这一餐他就不吃了,他说,“就在一小时前”,他还破了斋戒,而今天的晚餐则安排在凌晨2点。

财富与使命

但阿尔瓦利德王子不仅想让你觉得他很瘦,他还想让你觉得他是个政治家。在向我解释自己联合全世界人民的使命时,他完全没有理会端上桌的沙拉。“上帝保佑,让我拥有那么多财富。‘9/11’以后,沙特阿拉伯和美国,西方和东方,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分歧。我相信,是上帝保佑我拥有财富,因此我的使命就是努力弥合这些分歧。”

第二天,他将与哈佛大学和乔治敦大学签署协议,资助他们的某些伊斯兰研究。这是弥合分歧之努力的一部分。“这就是我们关注美国东海岸的原因,因为无论是西海岸、北海岸和南海岸,只有东海岸才是产生决策的地方。”

王子为弥合分歧的最著名的尝试并没有成功。“9/11”后,他向纽约市捐赠1000万美元,但同时要求美国政府在巴勒斯坦事务上采取更平衡的立场。当时的纽约市长鲁道夫?朱利安尼(Rudolph Giuliani)退回了支票,并指责他试图为恐怖袭击辩护。一份沙特报纸后来引述王子的话,王子谴责朱利安尼是迫于“犹太人的压力”而拒绝捐赠。

王子殿下是否为自己的巴勒斯坦声明感到后悔呢?“作为一个民族的朋友,任何时候都必须说真话。尽管如此,如果你问我‘如果巴勒斯坦问题在‘9/11’前得到了解决,‘9/11’是否还会发生?’很可能还会发生,是的,我毫不怀疑。当着在座朋友的面:帕森斯先生,一位基督徒;桑迪?威尔,犹太人,来自以色列,来??来??来自美国。不管是穆斯林,基督徒,还是犹太教徒,我都不在乎。”事实上,用沙特的标准看,王子是个自由主义者。他希望他的叔叔??阿卜杜拉国王(King Abdullah)走向民主吗?“你用‘民主’这个词,我会说是‘人民参与政治程序’,因为民主有多种形式。例如,我相信人民参政。我相信地方自治选举已经举行。有迹象表明,总有一天,阿卜杜拉国王会想到在沙里亚(Shoura),也就是我们的议会中引入选举制。”我斗胆说了句,沙特阿拉伯内部似乎存在不同政见。“对什么?”王子追问。我说,对君主政体。“你从哪里知道的?”报纸上。“坦率地说,我完全没发现有这样的事。事实上,沙特阿拉伯人民多数都支持政府。坦白说,要是看看沙特阿拉伯之外所谓的异议人士,则只有萨阿德?阿勒-法吉(Saad al-Fagih,在伦敦的不同政见者)。这好极了。沙特有1600万本地居民,还有600万人移居海外,却只有一个人公开反对。”

如果要提沙特另一个不同政见者似乎不明智,这就是著名的奥萨马?本?拉登(Osama bin Laden)。

在美国投资

然而,王子也知道,并非每个人都对沙特阿拉伯有好印象。“9/11”事件中的19名劫机犯,有15名是沙特人,美国因此特别气愤。王子购入西方媒体公司的股权,部分原因是他可以借此帮助消除东西方的误解吧?他以一个标准的否定句开始回答:“我在美国的投资,其实不是为了影响公共政策。”但他接着补充说:“当我会见新闻集团的默多克(Murdoch)先生,或者会见帕森斯先生时,我不会介入这些公司的管理。新闻集团旗下有福克斯新闻频道(FoxNews)和英国天空广播公司(BSkyB),而帕森斯先生控制着美国有线新闻网(CNN)、《财富》(Fortune)、《人物》(People)、《时代》(Time)和美国在线(America Online)。但我的确会告诉他们,我认为他们哪里做错了。他们会做出判断,并决定该做什么。我的任务是,让他们看到可能没看到的事情。”殿下能否举个例子?“有一次,CNN报道了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人的所谓恐怖行动。我对他们说,‘你们必须报道另一边的情况,看看以色列人对巴勒斯坦人做了些什么。’他们这样做了,却遭到了以色列人的批评和指责。我并不要求有权介入,但我必须尽量影响一些事件。”

工作最努力的亿万富翁

在新闻集团,王子正帮助默多克先生抵制投资者约翰?马龙(John Malone)的攻击。默多克的哈珀?柯林斯(HarperCollins)出版社,刚刚出版了前CNN主持人康锐思(Riz Khan)撰写的圣徒传??《阿尔瓦利德:商人、亿万富翁和王子》(Alwaleed: Businessman,Billionaire, Prince),这无疑仅仅出于文学原因。王子手边有这本书。“卡特(Carter)总统写的序,”他说。接着他又说:“是的,是卡特总统写的序,卡特总统,卡特总统写的。”“哇,”我终于回答道。“卡特总统,”他说。

康锐思如是描述王子:“他不仅雷厉风行,而且有条不紊,是中东和西方的独特混合体……可以说,他是地球上工作最努力的亿万富翁。”书中写道,王子的母亲和康锐思一同观看一段录像:蹒跚学步的王子追赶一只山羊,直到抓住为止。她告诉康锐思:“甚至在那个时候,我就看出我儿子的意志有多坚定。”王子对该书看法如何?“我认为,这反映了……事实。”这时,希拉克(Chirac)总统出现在了电视上,王子一边嘟哝着“哦,希拉克!”,一边调高了音量。我们倾听了希拉克对“尊重”、“正义”和“平等”的歌颂。王子认识希拉克。“我可以会见任何总统、任何国王、任何苏丹、任何公司总裁。这是个十分独特的位置。”拥有大量财富是否使您感到快乐?只在当你将财富赠与别人时才是这样,王子表示。“当海啸发生时,我是全世界捐赠最多的个人。当巴基斯坦发生灾难时,我是……全球捐赠最多的个人。我亲自去了巴基斯坦。巴基斯坦总理对我说:‘王子,您的来访比您给我们的捐赠更为重要,www.3033.com。’”

我们点了咖啡。他的先上了,但他坚持先给我,尽管我点了双倍份量,而他要的是单份,www.3033.com。他继续说道:“还有些其它事鼓励了我:当我涉足一些不成功的企业时,突然之间它们就会变好了。”他说,例如当他首次投资花旗集团时,它正处于“危急关头”。“猜猜现在怎么样了,它目前是头号全球性银行,是企业头牌。乔治五世酒店当初几乎就是垃圾。我收购的时候,如果你点意大利面,他们会说,‘我们没有意大利面,给您米饭吧。’看看发生了什么:收购、关闭,然后整顿。猜猜怎么样了:连续5年全球最佳酒店。”简而言之,阿尔瓦利德似乎是为利润以外的动机而投资,著名的投资者很少会这样做。尽管如此,他对一切还是了然于心。

当我起身感谢他抽空与我共进午餐时,他回答说:“我们现在该买单了。”然后他无论如何要买单。我拒绝了。幸好账单没有贵得离谱,这是节食的另一个好处。我动身去赶夜班火车,是二等车厢下铺。而阿尔瓦利德仍将继续联合东西方的努力,一直工作到黎明时分??他计划中的就寝时间。

地点:巴黎乔治五世酒店

一份芝?菜番茄沙拉

一份蟹肉酸橘汁腌鱼

一份鸡肉意大利宽面条

一杯Pepsi One

一杯西柚汁

一杯矿泉水

两杯咖啡

合计:136欧元

译者/诸彦青

相关新闻